大企業,小員工 (二)

公車

大公司的小職員有許多苦與樂,百味雜陳,冷暖自知,其中擠公車是很有代表性的一項。

擠公車是小職員的天賦人權與求生技能。沒有在顛峰時間擠過公車,或者在遲到之際望眼欲穿,無法體會小職員通勤的辛苦,以及人口爆炸的生存壓力。

公車上是個奇特的地方,不分男女老少,無可避免地都要和別人呼吸與共,相濡以沫。
雜處其間,咳嗽、折衝、汗水油垢、雜牌香水,在在反應出普通市民的普通生活,並且也像實際生活一樣,不論好惡都只能默默接受。

其實一般人身邊都有一圈隱形的"地盤",這個空間越被侵蝕,以忍為中心的禮儀也就越無法顧及。像公車這種零距離的環境,許多深層的人性便露骨的顯露。
耳鬢廝磨既已無可避免,顛峰時間的前後顛簸中便會因身旁不同的對象而譜出一百八十度的心情。如果是位青春玉女或者挺拔帥哥,當然神清氣爽,噓寒備至。但如果是個衣衫襤褸的流浪漢,到家後第一件事便是沐浴更衣,洗滌塵埃。

公車類似醫院,仔細體會可以看到許多小故事,下面是前兩天所發生的:

那天好不容易駛出台北市,最痛苦的時間已過,車上不再水泄不通。一個形容偎瑣的老人扶著把手,從前排慢慢走來。

我坐的是內側的座位,比較不會有讓座的良心壓力。斜眼瞄了一下外座的女士,不確定她是否在閉目養神。所幸斜前方的乘客剛好起身下車,為我解決內心的一些猶豫。

看到有人離座,老人馬上示意要坐進去,坐在靠走道的婦人只有盡量縮腳讓他通過。

老人坐進去後,從側面可以看出這位婦人很排斥,不自然地斜著頭,身體盡量不與老人有任何接觸。

看她如此 “戒慎恐懼",猜想也許老人有點異味吧?
公車坐久了,我知道上年紀的老人或多或少都會有種體臭。既使是我自己,有時寧願站著也不願坐在老人的身邊。

又過兩站,我前座的乘客剛好下車,那位婦人毫不忌諱,急忙大包小包提著東西換到我前面的座位,連站在一旁的乘客都被她驚動。

我對這種行為頓時吃驚,一般人是不會這麼明目張膽地 “沒禮貌"。尤其此時老人也轉頭望了婦人這邊一下,更加深我的印象。

雖然從我的位子無法看到老人的表情,但我相信他的自尊心一定受到打擊。在眾目睽睽下被人如此鄙視嫌惡,沒有人能夠保持平靜的心情,更何況老人在年輕時,或者在子女面前一定還有威風的一面。如今相較,落差之大,情何以堪。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人老了就連坐公車也變成一件丟臉的事,更何況其他?

從小聽過的故事裡,睿智老者總在適當時機為勇者指引方向,儒家傳統中敬老尊賢是天經地義,民間流傳的醒世警語也歷歷可數。一切總在勸戒年輕人供養老者,孝敬為先。

不過這是人為的勸善教化,自然界中卻又展露另一種殘酷的諷斥。

「生命的意義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
這句話在生物學裡是達爾文進化論的具體實現。
一般物種有一項重要的共同特徵,他們的生殖能力大致與生命週期等長,「活到老,生到老」,以整個群體來說不會有「更年期」的現象。

只有人類,由於醫藥、公共衛生改善得太過迅速,幾千年裡平均壽命由三十歲增加至七、八十歲,物競天擇來不及去蕪存菁,最後造成壽命幾乎是繁殖期兩倍的怪異現象。

若生物存在的意義是為了繁衍下一代,失去生殖能力的個體便喪失生存的理由。
既使把幼兒的養育期加進去,一旦下一代可以獨立,老人的立場在自然界中便顯得尷尬。

人類在很多方面已超出大自然當初的設定,「上帝之手」已無法再協助我們,於是自己設計的社會規範,習俗禮教等代替品一一孕育而生。但設計這些的犬儒們又無法像
「優勝劣敗,不適者淘汰」那樣殘酷,最後各種問題慢慢浮現,老人活得更沒有尊嚴。

言盡於此很容易落入一個巢臼,當年納粹也是以此為迫害的理論基礎。其實,若真的要以巨觀的自然來考慮這類問題,第一步就該把「人類」這種癌症從地球上抹去。

既然人類不願全部自殺,老人問題也就不能單用進化論考慮。太理論性的問題留給人類社會學家,看到這位老人我有一些疼痛。

當我們的肉體機器超過使用年限,眼角流油,嘴角流沫,拖著腳步佝僂行走,隨時隨地還被人嫌惡時,心中是什麼感受?還是此時連自尊心的感覺都鈍化了?

有人認為老化比死亡更可怕。死亡也許是另一個開始,老化卻只代表即將結束。若生命已燒完屬於自己的榮光,在最後將熄未熄的五到十年,我們該怎麼面對?

尊嚴的死,還是卑微的活?

尊嚴何價,就像小職員還是卑微地賴在大企業中一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